If You Were in My Movies (2018 - ongoing)

(Or A Personal Approach to Genres)

如果你在我的電影裡

在我重拾攝影、砍掉重練的時期,曾做過不少風格探索與練習,甚至也從電影畫面尋求構圖靈感。那些不成氣候的影像片段,是否成為個人視覺修辭的基底,其實還活得不夠久,我不知道。但我知道的是,那些練習都是身處影像世界,視覺慣例一再展演、內化、自動回放的身體記憶。

每當行經一個大型連結車頻繁經過的路口,轉彎時我都問自己:「我會見到自己人生的跑馬燈嗎?大車從身旁轟隆而過的時候,我看到過往片段咻咻咻的閃回了嗎?」

沒有。我猜我還可以再活一段時間。

或許在那最終時刻到來時,我會看到一道白光,逐漸瀰漫視野,身體輪廓漸漸模糊,溶入屏幕,繼而淡出,最後全暗。

通常都是這樣演的。

不過在那之前,不如回頭檢視那些制約且留在身上的框架吧。我回收利用自己再度練拍時的各類照片,結合自撰或挪用的文字,作為個人對於視覺慣例、類型表現、意義產出或懸置的思索與逆輸出。

如果你在我的電影裡,那麼你會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