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Postcard Project (2017)

I’m sorry I’ve forgotten everything about you completely

因為一張沒有署名的明信片,開始這趟回溯之旅。

無意間打開一個裝了昔日書信的紙盒,上個世紀末留下的手寫文字,已經沒有溫度。對於人事物的記憶,一旦放在時間廣漠的尺度,總是顯得無關緊要、微不足道。

我從什麼時候開始忘記你?

微涼晨光至今還含蓄地灑在明信片畫面上。無名寄件者想與我分享人在異國的感受,沒有說的或許還有「希望你也在這兒」。帶著一點懷舊、一點愧疚,我從積塵中撿回那些光與影,即使記憶只剩下難以辨識的形狀。(對,我只記得你的形狀。)

田納西.威廉斯有言:「時間是兩地最遠的距離。」回不去的是,對不起我完全忘了你。


製作筆記

這套翻拍、重製的明信片,來自已失去聯絡的友人。異國見聞、旅途體驗、生活隨想、節慶祝福,如今讀來皆有前朝遺事、來自銀河彼岸的況味。印製完成後,我蓋上新的日期,隨意寄給此時的朋友,相熟的、沒那麼熟的。明信片承載的舊時情誼當然不可能尋回,但至少,它們可以開始一趟新的旅程。

 

14.8 X 10.42 CM

23 PCS